[關東旅遊] 1546年河越夜戰:北条家族稱霸關東之戰 485

日本川越旅遊及美食

(川越東明寺內建的川越夜戰跡紀念碑)

河越現在叫做川越,位於東京北方的琦玉縣,從新宿坐電車大約一小時可達。川越保存了許多江戶時代到明治時代的建築,有「小江戶」之稱,是個適合散步的小鎮,鎮上的寺廟喜多院是著名的史蹟,德川幕府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出身的房間以及他的奶媽春日局的梳妝間都保留在此地。川越並且以饅魚飯和日式傳統小點心聞名。

(創立北条家的怪傑北条早雲,此雕像位於小田原火車站) 

河越夜戰(1546年) 上杉憲政VS北条氏康 

「河越夜戰」是1546年在關東地區發生的戰事。由「關東管領」上杉憲政為首的八萬多關東聯軍,攻打由北条綱成率領三千兵力防禦的河越城。經過半年的圍城,最終北条氏康馳援八千兵力發動夜襲,裡應外合大破關東聯軍。此戰建立了北条氏在關東地區的霸主地位,與「嚴島合戰」、「桶狹間合戰」和合稱日本戰國三大奇襲戰。

(川越市內的太田道灌像,他是最早建造河越城的人) 

後北条家興起

在混亂的關東地區出現了一位梟雄-伊勢新九郎(1432年~1519年)他的出身是個謎團,很可能是室町幕府官員伊勢家之後,原本他也出仕於幕府靠著妹妹嫁給今川氏家督今川義忠為正室才發跡成為駿河興國寺城城主,從此展開霸業。

他憑藉著過人的的權謀,成為佔有伊豆、相模兩國的大名(勢力大的領主),後代稱他為北条早雲。早雲年過60歲才成為大名,以小田原城為居城開創了北条家(史稱後北条家)稱霸關東一百年左右的基業被當成戰國亂世下剋上的代表人物之一。

早雲以88歲的長壽過世,第二代家督北条氏綱雄才大略不輸父親北条家的勢力開始往西邊的駿河及東邊的武藏發展。1524年扇谷上杉家的重臣江戶城(今東京都)主太田資高投過來,北条氏綱遂率軍與扇谷上杉家督上杉朝興在武藏高輪原交戰,結果上杉朝興戰敗逃往河越城,江戶城遂為北条家所有

1537年,上杉朝興在河越城去世,由兒子上杉朝定繼任家督。同年氏綱再攻下河越城,上杉朝定逃往松山城,扇谷上杉家迅速沒落。1538年,北条氏綱在「第一次國府台合戰」中擊退了和上杉氏結盟的安房國里見家,北条家的版圖繼續擴張。氏綱於1541年去世,得年50歲,由他26歲的長子北条氏康繼任家督。

(北条氏康)

年僅22歲的上杉朝定聽到仇人的死訊後,覺得為父親報仇的時機到了,便前往平井城請求他的同宗,山內上杉家關東管領(室町幕府官職,僅是虛名)上杉憲政一同出兵。過去這兩家一直在爭奪關東管領的正統地位,現在為了共同的敵人攜手合作。

他們還連絡了「古河公方」(也是虛名的室町幕府官職)足利晴氏一同出兵。雖然古河公方過去也一直和關東管領爭奪關東霸主地位,足利晴氏的夫人還是北条氏康的妹妹,但是這種時而結盟、時而對抗的詭譎情勢,甚至是親屬手足之間相殘在戰國亂世屢見不鮮。

在「關東管領」的號召下,許多關東地區的小豪族響應組成關東聯軍,總兵力達到八萬多人(現代考證大多懷疑),以上杉憲政為總大將,浩浩蕩蕩殺向河越城。

關東聯軍為了確保勝利,還唆使西邊的今川家與武田家一起圍攻北条家,讓位居小田原城的北条氏康無暇東顧情勢對北条家極為不利如此看來,關東聯軍可說是勝券在握。

(河越城富士見櫓的遺跡)

地黃八幡北条綱成

河越城是由扇谷上杉家的上杉持朝(1416年~1467年)派家臣太田道真與道灌父子於1457年修築的。太田道灌(1432年~1486年太田資高的祖父)同時也興建了江戶城及岩槻城,並擊敗了叛亂的長尾景春,為扇谷上杉家貢獻很大。但或許是因為功高震主,於1486年,以懷疑他與敵人內通為由,遭到扇谷上杉家暗殺身亡這也導致日後孫子太田資高投奔到北条家

河越一帶是一片地勢平坦的大平原,入間川圍繞著西、北、東三面,更東北方是荒川。從地理上來看,河越城位於武藏國的中心地帶,是統轄武藏重要的據點。當初河越城僅是在小丘陵上修築的城砦,後來逐步擴大改建。當時尚未發明「天守閣」這種建築,城內以西南角的「富士見櫓」為最高的制高點(櫓是一種防衛用的小城樓)。

(富士見櫓遺跡的說明牌)

1545年9月26日,關東聯軍包圍了河越城。上杉憲政的主力駐守城南,本陣設於紗久保。上杉朝定駐守城西的東明寺一帶,扇谷上杉氏家臣太田資正把守北方,足利晴氏設陣於伊佐沼包圍城東。八萬多大軍把河越城團團圍住,聲勢浩大。

河越城的守軍只有北条綱成(1515年~1587年)率領的區區三千人。北条綱成的父親是今川家的家臣福島正成,1521年在「飯田河源合戰」與甲斐國武田信虎手下原虎胤作戰時陣亡,由家臣保護著他前往小田原城投靠北条氏綱。

北条氏綱對他大為讚賞,不但把女兒嫁給他,也認他為養子,賜予北条姓氏,並將自己名中的「綱」字賜給他,加上父親名字中的「成」字,名為北条綱成,北条家完全把他當做自己家人一般看待。

北条綱成作戰勇猛,經常擔任北条軍的先鋒,是北条家第一猛將。他很崇敬八幡大菩薩,據說每月十五日都親自祭拜以求戰無不勝。他並在黃布條上寫上八幡兩字當成部隊的軍旗。當穿著黃色軍裝的士兵們背負著黃布條在戰場上衝殺時,就形成一片黃影,因此北条綱成人稱地黃八幡。他經常在戰鬥時率軍高喊勝利後向敵軍發動突擊,戰勝之後再全體高呼八幡大菩隡的名字慶賀。

(東明寺,扇谷上杉家上杉朝定的本陣所在)

河越城包圍戰

北条綱成面對著絕對優勢的敵軍憑藉著深溝高壘頑強抵抗關東聯軍在攻城不下後,就放慢了腳步。由於小田原城方面的北条氏康並沒有救援的動作,上杉憲政等聯軍統帥對於這位剛繼位的北条家督完全不放在眼裡,聯軍開始鬆懈下來不再強攻,打算以長期包圍戰讓守軍糧盡,自動開城投降。

但是從包圍日起一直到第二年的四月,在這將近半年的圍城時間裡守城將士苦苦支撐卻絲毫沒有屈服的意思。關東聯軍久戰無果,士氣嚴重低落軍心渙散軍紀廢弛聯軍陣營中甚至有商人和妓女往來其中,完全不像出征作戰的樣子

當北条氏康得知河越城被圍困的消息時,他正陷入被武田氏與今川氏兩強夾擊的困境中動彈不得。幸好此時,武田信玄正在北信濃與當地豪族村上義清陷入苦戰,武田信玄為了抽調部隊增援北信濃,就出面進行三方調停。信玄提議北条家把侵占今川家駿河東邊的土地歸還給今川家,那麼今川就撤軍。

早年北条早雲的妹妹為今川義忠生下繼承人今川氏親,現在今川家的家督今川義元乃是氏親的兒子,今川與北条兩家本來就有姻親關係。今川義元一心想要率軍往西邊的三河與尾張發展,與東邊的北条家修好可以解除後顧之憂,還可以兵不血刃奪回東駿河的土地,如此有利的條件讓今川義元欣然接受,於是今川家也退兵了。

當西方的威脅去除之後,謹慎的氏康還是先加強了對今川氏的防備,確保自己的後防,然後於1546年4月,調動八千兵力趕往救援河越城此時河越城已經被圍困了半年之久。

(東明寺正殿)

北条軍夜間突擊

智勇雙全的氏康認為,自己的兵力太少,若與聯軍正面交鋒並無勝算,必需要出奇致勝。於是氏康派遣使者向自己妹婿足利晴氏提出合談的意願,以保全城中所有將士的性命作為河越城開城投降的條件。這不但被足利晴氏回絕,上杉憲政等人也解讀為這是北条氏康軟弱的表現,加上己方兵力又佔絕對優勢,不免輕忽驕傲起來。

北条氏康又派遣北条綱成年僅17歲的弟弟的福島勝廣,假扮成商人穿過關東聯軍的防線進入河越城,告訴哥哥奇襲的計劃。

1546年四月廿日的夜晚,氏康把北条軍八千兵力分成四隊,由重臣多目原忠指揮一隊擔任後衛,堅守陣地當做預備隊,氏康親自率領其它三隊擔任攻擊任務。夜半子時,氏康讓士兵們脫下鎧甲輕裝潛行,並綁上白布條識別敵我,首先向河越城西南方山內上杉軍位於砂久保的本陣發動突擊,山內上杉軍頓時陷入混亂。氏康取銷了當時普遍以首級數量計算戰功的制度,要求部下只管衝殺,不要浪費時間割取人頭,以加快攻擊的速度。

氏康軍又再往西北的東明寺突擊扇谷上杉軍營地,上杉朝定及家老太田資賴皆戰死在亂軍之中,家臣難波田憲重雖然奮勇拼殺,但終究難挽頹勢,跳入東明寺的古井中身亡,他的兒子也一同戰死。北条氏康的部隊殺紅了眼,追擊的太深,在後方督戰的多目原忠覺得危險,便吹起號角提醒氏康「窮寇莫追」,氏康軍才停止追擊。

另一方面,城內的北条綱成也率軍高喊勝利!勝利!,打開城門向東邊足利晴氏的陣地發動突擊,悶了半年的地黃八幡部隊有如猛虎出匣,打得足利軍難以招架。關東聯軍全線崩潰,據說戰死者達一萬三千人,北条軍傷亡不詳。被包圍長達半年的河越城,在一夜之間完全逆轉了情勢!

這場戰鬥的結果,扇谷上杉家滅亡,敗走的山內上杉家也急速失勢。關東地區一些小豪族紛紛歸降北条家。1552年北条氏康攻下上杉憲政的平井城,憲政逃往越後,投靠長尾景虎。1554年,氏康再攻克古河城,逼迫足利晴氏讓出家督隱居,立外甥足利義氏為新任古河公方,成為北条家的傀儡。北条家稱霸關東,北条氏康也因此名震天下,人稱「相模雄獅」、「相模之虎」

越後的領主長尾景虎日後成為上杉憲政的養子繼承了上杉的姓氏也繼任了關東管領的名號,改名為上杉政虎,也就是日後的名將上杉謙信。

(東明寺外是當時的激戰地點)

戰略戰術分析

這場河越夜戰,北条軍以一萬一千人左右的兵力,一夜擊破了將近八倍的敵軍,看似是場難得的以寡擊眾大勝利。但是這場戰鬥遺留的文獻不多,至今仍有許多不明之處,包含戰鬥的真實性、年份都有疑問,本文只是採取通說。

對於關東聯軍出動的人數,有六萬人至八萬六千人等各種不同的說法。當時山內上杉家的領地主要是上野國,扇谷上杉家據有武藏,古河公方控有下總西部,聯軍是否真能派出八萬大軍非常有疑問。

當年每一萬石最多能動員大約3~4百人,若以八萬兵力的說法計算,關東聯軍必需達到兩百六十多萬石才有可能。但跟據一五九八年豐臣秀吉統一天下後實行的「太閣檢地」調查資料,上野為五十萬石、武藏六十七萬石、下總卅七萬石,這三國全部加起來也不過一百五十四萬石,何況當時武藏一半已經被北条家攻下,古河公方也漸趨沒落。固然打著「關東管領」的名號,附近的大名和豪族還是得賣個面子,但是總兵力應該不會達到八萬。

當年出兵為了先聲奪人,誇大自己部隊數量的事履見不鮮。許多文獻都是私家著述,為了吹捧己方的戰功,誇大對手數量的情形也不少。綜合上述數字推論,關東聯軍的實際兵力以六萬人的說法較為可信,甚至還不到這個數字。而其中那些響應的關東豪族,不過是群被迫前來幫扇谷上杉家復仇的烏合之眾,就算打勝了,好處也輪不到他們,戰志自然不高,很可能保存實力,未戰即逃。

《孫子兵法》有云兵聞挫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國利者未之有也。」(作戰篇)又說「兵貴勝不貴久」(作戰篇)這都是強調用兵貴在神速,拖久了反而不利。

關東聯軍大軍遠來,補給不易當時的收成一石等於一千合,一名士兵一天需要五合米。若以六萬兵力計算,一個月需要九千石的米。長達半年的包圍戰,大約要消耗掉五萬四千石。

況且當年的軍制是兵農合一,士兵出征了,田地就乏人照料,尤其包圍期間遇上春天播種的時節,如果錯過了甚至會大幅影響到今年的收成。關東聯軍是否能長期維持六萬兵力出征也非常另人懷疑。加上戰況拖的越久,思鄉情緒蔓延,士氣難以維持,對關東聯軍反而越不利。 

(川越城附近的冰川神社) 

相對來說,北条家擁有相模十九萬石、伊豆七萬石,加上半個武藏,總石高大約是五十萬石左右。扣除留守各城池的兵力,出動八千人加上河越城的三千人,共是一萬一千人應屬可信,這也是北条氏康能投入的最大兵力上限了。但無論如何,聯軍的兵力應該還是多於北条方。聯軍將領的驕傲輕敵,再度印證了「驕兵必敗」的道理。

河越城並不是如小田原城那般難攻不落的巨城因此上策應是速戰速決,利用數量優勢一舉壓跨北条家。但是上杉憲政及上杉朝定缺乏戰志,居然放棄兵力優勢,只想以持久戰等待敵人自動投降,不僅自身要解決大量補給的問題,還給了北条氏康半年喘息的機會完全違背了戰爭的邏輯原理導至關東聯軍士氣低落,戰志全無,終於一戰即潰可說兩人缺乏統軍作戰的能力。

「古河公方」過去曾與「關東管領」對抗多年,彼此都想爭奪關東霸主的地位。足利晴氏雖然與上杉聯軍,但出兵多少也是迫於上杉家的威勢,心中未必想為上杉家盡力,在作戰中也許想保全己方實力為上,對於進攻就不會積極了。其他來援的小諸侯就更不必說了。

關東聯軍對於武田家及今川家的退兵似乎也毫無警覺心。原本這是用來牽制北条家主力部隊的策略,但是當這個牽制效果已經不存在了,北条氏康就可以自由調動主力部隊來救援。但是聯軍統帥們似乎對此毫無反應,缺乏對戰局觀察的敏銳度。

北条氏康自從16歲「初陣」(初次上戰場)以來,一生參加過卅六次戰鬥,留下臉部兩處刀傷,身體更有七處刀傷,這「氏康傷」是他個性勇猛頑強的明證。此戰中多目原忠吹號角提醒氏康「窮寇莫追」,氏康在戰後也表示感謝。氏康不僅文武兼備,也是當代有名的內政家,後來對領地實施稅制、地制與幣制等改革,讓北条家的實力到達顛峰,得到後世很高的評價。

北条氏康陷入己方城池被圍半年都無法出手相救的冏境,相信內心必然面臨很大的壓力煎熬。但氏康應該也是觀察到關東聯軍並無積極的戰意,判斷河越城暫時沒有危險,於是冷靜發揮謀略,先化解後方的威脅,再對敵軍示弱,最後以夜間奇襲來對抗數量優勢的敵人,正如《孫子兵法》所說:「攻其無備、出其不意」(始計篇)這是氏康優秀之處。而北条家第一猛將北条綱成面對數量絕對優勢的敵軍能堅守長達半年之久,不但居功厥偉,也可看出他堅強的意志力。

後記

河越今日稱為川越,位在東京都北邊的埼玉縣內,由東京新宿搭乘電車大約一小時車程可以抵達。川越市保留了許多江戶時代風格的建築,維持著古僕的市容,有「小江戶」之稱。江戶幕府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將他出生的房間以及奶媽春日局的梳妝間,從江戶城移到川越的「喜多院」內,庭院中還有他親手種植的松樹,現今仍保存的相當完整。

河越城現今僅剩下「富士見櫓」的遺址,另外還保有江戶時期興建的「本丸御殿」。川越市志多町的東明寺是河越夜戰激戰的地點建有「川越夜戰跡」的紀念碑

貓大爺粉絲團


按讚加入粉絲團

延伸閱讀

You Might Also Like

2 Comments

  • Reply
    躲在陽光下的影子
    2009-12-07 at 11:54

    介紹得真詳細,神社給人非常寧靜的感覺~

  • Reply
    貓大爺
    2009-12-07 at 13:10

    謝謝,  本貓花了很多精力在寫本文呢

    這裡觀光客較少, 所以格外寧靜 (應該說跟本不會有觀光客, 除了像本貓這種知道典故的阿宅才會來) 呵呵

     

  • Leave a Reply

    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